武汉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正式解除
来源:武汉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正式解除发稿时间:2020-04-07 23:46:59
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“知道我爱吃辣,贴心准备了辣椒酱”

就这样,杨勇开始享受俄罗斯医护人员的免费医疗服务:抽血,口、鼻腔粘液提取化验,还成了当地媒体上的新闻人物。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